当前位置:泉州市铭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健康女儿悲愤割脉:老爸把密友收为情人
女儿悲愤割脉:老爸把密友收为情人
2022-11-28

26年2月21日傍晚,安徽某大学校园里突然有一名女生割腕自杀,另一名女生在夺刀过程中,手腕、脖子、脸上多处被划伤,两个“血人”被紧急送往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……事发四天后,笔者约见了两名当事人,了解到自杀背后一段令人震惊的故事。百思不解:密友的发夹为何在我家的梳妆台上田妮是安徽某大学大三学生,父亲田心豪是某国际品牌家电的安徽总代理公司的总经理,母亲在浙江一家外企工作。由于父亲忙于生意,母亲在外地工作,真正在合肥家里常住的,只有田妮一人。自从田妮考上大学后,那幢六室两厅的别墅就更加冷清了。去年1月的一天,田妮从学校回家里取东西,一个意外的发现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宁静。那是一只很普通的发夹,静静地躺在卫生间的梳妆台上。田妮一眼就认出,那是自己要好的同学梁雨的。梁雨最喜欢蝴蝶,这只有蝴蝶图案的发夹,是梁雨过生日的时候,田妮跑了十几家店才买到的。梁雨的发夹怎么会在自己家里?田妮百思不得其解。田妮和梁雨是在大一报到时认识的。梁雨来自河南开封,那天,她拎了一大包行李,傻头傻脑地向同样拎着行李的田妮打听新生宿舍的位置,却不知田妮也正准备问她同样的问题。闹了这么一个大笑话,两个人一下变得亲近起来,本来两人不在一间宿舍,但田妮硬是求老师改了梁雨的号,从此,两人成了住上下铺的室友。娇小的田妮一直把梁雨当成自己的姐姐,而梁雨也把田妮当亲妹妹一样看待。25年4月的一个星期六,田妮邀梁雨陪她回家过周末。推开田妮的家门,梁雨被眼前的富丽堂皇惊呆了,她从来没有想到田妮家原来这么有钱。吃过晚饭,洗过澡,田妮的父亲田心豪出差回来了。梁雨的头发还滴着水,显得秀丽脱俗,田心豪盯着梁雨看了足足有几秒钟,看得梁雨慌忙低下了头。但这一切田妮并没在意,她拉起爸爸的手走到梁雨的身边,说:“爸爸,这是我最好的同学梁雨,在学校她就是我的影子。”一听是女儿的好同学,田心豪连忙说:“欢迎,欢迎,以后有空多来玩。”梁雨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,没有享受过父爱,见田妮跟她父亲亲密的样子,梁雨打心眼里羡慕。从那以后,田妮发现父亲到学校看她的次数比以前多了,不管去哪儿,买什么,都会叫上梁雨。对此,田妮并没有多想。而此时,在回学校的路上,田妮不停地问自己:“为什么梁雨的发夹会在我家里?难道父亲跟梁雨之间有什么吗?”这个问题她已经问了自己不下一百遍了,但她一直给不出答案。父母感情一直很好,母亲一个月只能回家两三次,但父亲从没抱怨过。每次妈妈回家,他都会亲自下厨。父亲不止一次在餐桌上说:“我这一辈子,有你们陪着,什么都不缺。”父亲的话言犹在耳,他怎么可能说话不算话呢?怀着满腹疑虑,田妮回到学校。刚进寝室的门,梁雨就迎了上来:“妮子,东西取回来了吗?”看见梁雨开心的样子,田妮内心更加矛盾。梁雨很快就发现了田妮的异样:“你怎么了,是不是哪儿不舒服?”说完还用手试田妮额头的温度。梁雨的举动让田妮的眼泪差点掉了下来。在她的记忆中,梁雨总是像大姐姐一样照顾她。田妮把梁雨拉到操场上,装做不经意的样子问她:“最近怎么没见你戴我送你的那只发夹?”“哦!那只发夹呀,我暑假回去丢在家里了。怎么想起问这个?”田妮知道梁雨在骗自己,那只发夹明明躺在自己家的梳妆台上。可梁雨为什么要骗自己呢?田妮忽然有点害怕知道答案,再也不敢深问。但在田妮心里,这一直是个无法解开的疙瘩。一方面,她不相信自己深爱的父亲会背叛家庭;另一方面,她相信梁雨是个洁身自好的女孩。田妮知道,现在,男人有婚外情已经不是一件稀奇的事,但事情落到自己父亲身上,她接受不了,何况对方还是自己最要好的同学!天哪,同学的手机里有好多爸爸发来的肉麻话大约一个月后,一天,父亲又来学校,并让田妮叫上梁雨一起出去吃饭。父亲所点的菜,田妮发现,除了她自己喜欢吃的,其余都是梁雨喜欢吃的。她不明白父亲怎么会这么清楚梁雨的喜好,难道这也是巧合吗?那顿饭,田妮食之无味,越发感觉到父亲跟梁雨之间有什么事情瞒着她。晚上回到宿舍,田妮翻来覆去睡不着。看着熟睡的梁雨,田妮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:“如果事情真的发生了,我和梁雨,还有爸爸如何相处?妈妈要是知道了……”一想到妈妈,田妮痛心得快要停止呼吸,她咬住被子,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一天,梁雨去洗澡,随手把手机丢在床上。梁雨走后,田妮一直盯着那部手机。她想,要是梁雨真的跟父亲有什么的话,一定会在手机上留下蛛丝马迹。犹豫了很久,她像做贼一样,拿起了梁雨的手机。让她失望的是,梁雨的手机设置了密码。看来,梁雨已经有了不愿和她分享的秘密。梁雨回来后,田妮谎称自己的手机没有电了,想借她的手机用一下。梁雨二话没说,把手机递给了田妮,田妮故作惊讶地问:“梁雨,你手机什么时候设了密码啊?”在梁雨解码的过程中,田妮偷偷记下了密码。几天后,老天给了田妮一个偷看梁雨手机短信的机会。那天,隔壁寝室有人请梁雨过去修电炉,趁梁雨离开的空档,田妮迅速打开梁雨手机上的短信记录,发现上面存储的几乎全是同一个号码发来的短信,而那个号码,正是父亲的手机号码!“宝贝,想你,你让我变得年轻……”这么肉麻的话,爸爸也说得出口!田妮感觉天黑了下来,她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,所谓朋友,所谓亲人,所谓友谊,所谓亲情,怎么一下全错了位……田妮哪里想得到,父亲第一次见到梁雨,就被她清新靓丽的外表深深吸引。开始,田心豪只是喜欢梁雨,就像喜欢女儿一样,可是渐渐的,他发现自己对梁雨不仅仅是喜欢,还有了一种想尝试什么的冲动。田心豪也有过顾虑,毕竟梁雨是女儿的同学,这事要是让女儿知道了,她还能够安心上学吗?还能像过去那样亲热地叫爸爸吗?他克制过一段时间,但越是克制,越是想见到梁雨。偏偏梁雨对田心豪也有一种特别的好感,她从他那儿获得了一种类似父爱的温暖。还有,田心豪身上有一种成功男人的气度,让她仰慕,让她着迷。两个相差27岁的人不可救药地走到了一起。他们瞒着田妮,已经偷偷交往了半年。田妮向老师请了假,她必须回去向父亲问个明白:这一切是不是真的。田妮固执地认为,只有父亲亲口承认,才是真的。回到家,父亲还没回来。田妮倒在床上,看到床边梁雨送给自己的瓷娃娃,她想也没想,拿起来就摔在了地上,“砰”的一声,瓷娃娃四分五裂。看着满地的碎片,田妮的心也被摔成了一片片……过了好久,田妮又一片一片将碎片捡起来,她还是舍不得丢掉这些碎片,就像她舍不得丢掉跟梁雨的友谊一样。梁雨曾经拿她当亲妹妹看待,去年冬天,她睡到半夜发起了高烧,是梁雨冒着零下几摄氏度的寒冷,把她背到医务室,照顾了自己一夜……想想这些,田妮觉得自己不能太冲动,如果事情闹大了,梁雨以后怎么生活?还有,这事如果让母亲知道了,肯定会跟父亲离婚,这一点是田妮接受不了的。她必须压下心中的痛,在妈妈知道真相前,阻止这一切继续发生。田妮突然特别害怕父亲回来,她不知道如何跟父亲开口。想了又想,田妮觉得还是从梁雨那边做工作比较可行,但必须给父亲提个醒,让他有所收敛。田妮回学校前给父亲留了一张纸条:“爸爸:我和妈妈都爱你,我经常在同学面前提起您,他们都羡慕我有个好爸爸,我最要好的同学梁雨也羡慕我,她和我一样尊重您,把您当父辈看待……”虽然田妮决定阻止梁雨,但到底怎样阻止,她没有一点儿头绪。一连几天,她吃不好、睡不着,好几次想直接告诉梁雨不要再错下去,但总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田心豪从女儿的留言中,读到了一些危险的信号,好几次想打电话问田妮,但又不敢。他发短信给梁雨,让她试探试探田妮,但梁雨一见到田妮就紧张得要命,不要说试探,连单独和田妮呆在一起的勇气都没有。自杀真相:爸爸不肯和要好同学断绝往来12月中旬的一天,高中同学杨南来学校找田妮,田妮忽然有了主意:为什么不给梁雨介绍一个男朋友呢?梁雨要是有了男朋友,可能就不会再跟父亲纠缠。中午吃饭时,田妮郑重地把杨南介绍给梁雨。杨南是中国科技大学的高才生,长得高高大大,是很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,但梁雨竟然对他没兴趣,饭没吃完就借故溜了。田妮不死心,此后又介绍了几个同学给梁雨,但梁雨都不愿和他们深交。田妮很沮丧,没想到梁雨对父亲用情这么深。越是这样,田妮越是感到害怕,她决定跟梁雨摊牌。周末,田妮把梁雨叫到学校的小树林里。“梁雨,为什么我给你介绍的男朋友你一个都看不上?”梁雨不敢看田妮的眼睛,她知道田妮这么着急上火给她介绍男朋友是为了什么,如果现在让她重新选择,她一定不会选择好朋友的父亲,可事情已经发生了,她欲罢不能。“田妮,对不起,我现在不想谈男朋友。”一听梁雨这么说,压抑了多日的委屈和愤怒一下从田妮的胸腔里迸发出来:“我看你不是不想谈男朋友,你是舍不得我爸爸!我爸爸有妻子有女儿,我们一家那么幸福,你忍心破坏我们这个家吗?”梁雨没料到田妮把话说得这么直白,她恨不能有个地洞钻进去。“田妮,是我不对,我也不想这样……”此时的田妮情绪已经完全失控,她不明白梁雨为什么不肯放弃爸爸,爸爸又为什么不能放弃梁雨,他们难道一点儿也不考虑别人的感受?“你不就是为了我爸的钱嘛!为了钱你什么都能出卖吗?你有没有想过,他是我的爸爸,是你好朋友、好姐妹的爸爸,你叫过他叔叔!”田妮满脸是泪,狠狠地盯了梁雨一眼,伤心地跑开了。田妮心里充满了愤恨,她恨父亲,恨梁雨,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。整个下午,梁雨都没有出现。晚上9点多,梁雨回来了,田妮一看就知道她哭过,因为她的眼睛是红肿的。田妮的心里有了一丝安慰,她想,梁雨一定也很懊悔,也许会从此断了和爸爸的交往。此后很长一段时间,两人见面都不说话,昔日的好友如今形同路人。星期六,田妮照例回家过周末。妈妈也回来了,爸爸特意烧了几个妈妈爱吃的菜,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。爸爸不时给妈妈夹菜,两个人有说有笑。田妮很奇怪,爸爸明明知道自己掌握了他的秘密,还能笑得出来?“伪君子!”她在心里骂了一句。她为自己如此冒犯爸爸感到震惊,但她确实有些鄙视爸爸,那个让她引以为荣、高大洒脱的爸爸,如今在她的眼里变得越来越猥琐、可恨。晚上躺在床上,脑子里不断浮现出两个镜头:一个是爸爸妈妈亲热的镜头,一个是梁雨红肿的眼睛。田妮不知道梁雨是不是断了和爸爸的交往,梁雨那边已经跟她摊牌了,得找个理由对爸爸敲敲边鼓,不能让他继续蒙骗妈妈。第二天,趁妈妈出去买菜的空档,田妮来到爸爸的书房。爸爸正坐在书房里发呆,见她进来,尴尬地招呼了一声,便再也没有下文,空气骤然变得异常紧张。田妮原先想好的很多话,此时一句也说不出来。她狼狈地从爸爸的书房逃出来,一个劲儿地埋怨自己没出息。在自己的卧房里坐了十几分钟,她不甘心就这样放弃,便发了一条短信:“爸,你看妈对你有多好,我们这个家多让人羡慕,我相信你是爱妈妈、爱这个家的。”不一会儿,田妮收到了回信:“我不会再做傻事了,你要相信爸爸,千万别告诉你妈。”“我不会告诉妈妈,但你要保证不再和梁雨来往。”“我保证。”得到这个承诺,田妮如释重负,这段时间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,她相信,深爱她的父亲不会骗她。她哪里知道,此时田心豪根本没打算和梁雨断绝往来,他打的如意算盘是:和梁雨小心再小心,不让田妮察觉,慢慢地,田妮就会相信,风浪自然也就过去了。新学期开始了,为避免尴尬,田妮主动调换了宿舍。单纯的田妮相信梁雨和父亲的爱情不过是天空飘过的一块云彩,很快就消失了。26年2月21日傍晚,田妮打车去看一位同学。出租车刚驶离学校大门约5米时,她突然看到父亲的车停在路边,梁雨站在路旁挥着手。显然,她刚从父亲的车里下来。田妮让司机赶紧停车,她傻傻地看着梁雨满面春风地朝校门口走去,看着父亲的车慢慢开走。直到司机大声问她还走不走,她才回过神来,推开车门朝梁雨追过去。在宿舍楼下,田妮追上了梁雨,毫不客气地把她拖到花池边。“梁雨,求求你离开我爸爸!当一个第三者,你不觉得可耻吗?你要是想钱,我给你好了。我爸爸是不会和你结婚的,充其量你只能永远做个二奶,你赶快醒醒吧!”梁雨没想到田妮的话说得这么难听,一时脸上挂不住,没好气地说:“做二奶我愿意,你管得着吗?”见梁雨依然执迷不悟,田妮看到梁雨带的方便袋里有一把水果刀,就猛地抽出来放在自己的手腕上:“如果你不离开我爸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梁雨没想到田妮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要挟自己,吓得哭出声来:“田妮,别……别……我都依你……”“那好,你我还睡上下铺,我上哪儿你跟我上哪儿。”“这样……不好吧,多别扭啊!”见梁雨到这时还不死心,田妮再不迟疑,用刀狠狠地在手腕上连割三刀,一边割一边说:“这血是为你流的,要是同学们问我是怎么死的,你要告诉他们,我是被你害死的。”梁雨被田妮的举动彻底吓傻了,好一会儿才想起喊救命,一边喊一边扑上去夺田妮手中的刀。田妮疯了一样,狂舞着手中的刀,一会割自己的手腕,一会儿割自己的脖子,弄得满身是血。梁雨在和田妮夺刀的过程中,手、脸和脖子多处被划伤,顿时也成了血人。好在梁雨的哭喊声很快引起了楼上同学的注意,两人一同被送进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救。当田心豪赶到医院时,田妮和梁雨的手腕、脖子、脸上都缠着纱布,样子十分吓人。幸好抢救及时,两人都脱离了危险。看着两个最亲近的人受到如此大的伤害,田心豪心如刀割,痛悔不已。在接受笔者采访时,他不住地说:“是我害了女儿,害了梁雨,我有罪……”

(责任编辑:zxwq)